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忠法论坛
开平味事达调味品有限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雀巢产品有限公司商标争议纠纷案
作者:芮松艳  发布时间:2014-09-18 17:05:19 打印 字号: | |

开平味事达调味品有限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雀巢产品有限公司商标争议纠纷案

 

关键词  三维标志 显著性 美学功能性

裁判要旨

作为商品包装使用的三维标志,因通常会使相关公众认为其仅仅是该商品的包装物,无法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故不具有商标所要求的固有显著性。若影响购买者是否购买某商品的决定性因素在于该商品所使用的三维标志“本身”,而非该标志所指代的商品“提供者”,则该三维标志应被认定为对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具有美学功能性。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一条、第十二条

当事人基本情况

    原告:开平味事达调味品有限公司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第三人:雀巢产品有限公司

基本案情

 本案为商标争议案件,涉及的争议商标为第640537号三维标志商标(见下图),其核定使用商品为食用调味品。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为雀巢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雀巢公司),即本案第三人。

 

 

 

 

 

 

 

 针对该商标,原告开平味事达调味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味事达公司)(争议申请人)向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争议申请,请求对争议商标予以撤销,其主要理由有二:一为该瓶型的产品已被国内众多调味品企业作为酱油产品的包装瓶使用,本案现有证据亦无法证明争议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已使得相关公众将该瓶型与第三人雀巢公司建立起唯一对应关系,故争议商标亦不具有显著性;二为棕色方形瓶包装的形状和美感已经能够影响消费者的购买心理,其美学功能成为商业成功的重要因素,故属于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具有美学功能性,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二条的规定。

针对该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查作出争议裁定,对于争议商标予以维持注册。

味事达公司不服该裁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味事达公司诉称:一、争议商标的瓶型本身无法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不具有固有显著性,且该瓶型的产品已被国内众多调味品企业作为酱油产品的包装瓶使用,争议商标亦不具有获得显著性,故争议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有关显著性的规定。二、因中国调味品行业长期使用争议商标瓶型进行广泛使用和宣传推广,棕色方形瓶包装的形状和美感已经能够影响消费者的购买心理,其美学功能成为商业成功的重要因素,故其属于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具有美学功能性,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二条的规定。据此,争议商标不应维持有效,被诉裁定认定错误,请求法院依法予以撤销。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及第三人雀巢公司均认为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审理结果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82日作出(2012)一中知行初字第269号一审判决:撤销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15921号重审第00789号关于国际注册第640537号“三维标志”商标争议裁定;二、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就原告开平味事达调味品有限公司提出的争议申请重新作出裁定。

雀巢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913日作出(2012)高行终字第1750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因争议商标使用在食用调味品上,通常会使相关公众认为其属于该商品的包装物,无法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故争议商标不具有商标所要求的固有显著性。在此情况下,鉴于现有证据无法证明争议商标已具有获得显著性,故争议商标不具有显著性。被诉裁定认定争议商标具有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的显著性,该认定有误。二、对于食用调味品这一类商品,其购买者所关注的通常是其商品本身的质量、生产厂商等要素,至于其采用的包装本身虽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购买者的购买行为,但显然并非决定性因素。鉴于此,争议商标并不具有美学功能性,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二条的规定。被告认定争议商标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二条的规定,该认定正确。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雀巢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正确,故驳回雀巢公司的上诉请求。

裁判解析

本案为三维标志商标确权案件,与现有此类案件相比,本案值得关注之处在于,该案不仅涉及到此类案件中通常会出现的“显著性”问题,同时亦首次涉及三维标志“美学功能性”的判断问题,本案中对上述问题的认定无疑对于今后此类案件的审理具有较强的参考价值。

一、三维标志的显著性

    《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缺乏显著特征的。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上述规定中涉及了商标显著性的两种情形,即“固有显著性”及“获得显著性”。其中,凡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标志均属于不具有“固有显著性”的商标,但如果此类标志已经过使用具有很高知名度,起到了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则可以认定其符合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具有“获得显著性”,能够作为商标获得注册。

对于“固有显著性”的判断,不同类型商标的着眼点有所不同。对于传统的平面商标而言,其固有显著性的判断主要着眼于该标志本身是否具有描述性。但对于三维标志而言,情况则有所不同,目前此类案件的分歧观点主要集中在新颖独特的三维标志是否当然具有固有显著性这一问题上。现有案件中的一种典型作法认为,如果该三维标志本身较为新颖,则应认定其具有显著性。“ZIPPO”打火机案中法院即采用这一观点。[1]另一种作法则认为,对于三维标志而言,因其通常不会被当作商标认知,故通常而言并不具有显著性。“水瓶”案中法院即采用的这一作法。[2]

本案合议过程中亦出现过上述观点的分歧,但最终合议庭多数意见认为,作为商品包装或商品本身形状的三维标志不具有固有显著性。合议庭之所以最终采用这一观点,原因在于,对于三维标志“固有显著性”的判断应结合考虑其使用方式。三维标志通常涉及三种使用方式:用作商品本身的形状;用作商品的包装;用作商品或服务的装饰。上述三种使用方式中,除三维标志作为商品或服务的装饰使用时与商品或服务的特点通常并无关联外,在其他两种使用方式下,相关公众看到该三维标志时,通常会将其认知为商品的包装或商品本身的形状,而并不会将其作为商标认知。上述情形足以说明,在上述两种使用方式下,三维标志表示了商品的相关特点,整体上并不具有固有显著性。

具体到本案,争议商标方形瓶指定使用商品为食用调味品。显然,争议商标使用在食用调味品上,通常会使相关公众认为其属于该商品的包装物,这一情形使得争议商标针对该商品而言无法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故争议商标不具有商标所要求的固有显著性。在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其已经过使用具有很高知名度,相关公众已将该三维标志对应到雀巢公司的情况下,争议商标亦不具有获得显著性。

二、三维标志的美学功能性

 (一)美学功能性的含义

《商标法》第十二条规定,“以三维标志申请注册商标的,仅由商品自身的性质产生的形状、为获得技术效果而需有的商品形状或者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不得注册”。 该规定中所称的“使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即为通常所说的美学功能性。

所谓美学功能性是与实用功能性并列的概念,最早于1952年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在审理一个瓷器花纹是否可以保护的判决中。该院认为“如果有关图案是商品取得商业成功的重要原因,在没有专利和版权保护的情况下,出于自由竞争的需要,应当允许模仿”。[3]

这种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是指为使商品的外观和造型影响商品价值所使用的形状。消费者一般也认为其价值在于使产品具有吸引力,而不在于指明商品的来源。由于这种具有美感的形状与产品的价值无法分离,故被称为具有美学功能性(aesthetic functionality)的形状。例如,传统上鸡心项链都要个立体的心形挂坠,挂坠的这种心形形状能使其具有市场价值,因此不允许任何一有珠宝首饰经营者将挂坠的心形立体造型注册为挂坠的立体商标。[4]

对于“实质性价值”的判断,应以购买者为判断主体。通常情况下,如果购买者是否购买该商品的决定性因素在于该三维标志“本身”,而非该标志所指代的商品“提供者”,则该三维标志应被认定为对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例如,对于毛绒玩具而言,购买者在购买此类商品时更多的是考虑其外观美感,而非该商品的提供者。也就是说,无论该外观是否客观上已具有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其均不会影响购买者的购买行为,对购买行为具有决定性影响的是此类商品的外观美感,因此,此类商品的形状即属于对商品具有“实质性价值”的形状。

本案中,争议商标为指定颜色的方形瓶,指定使用商品为食用调味品。因结合相关公众的一般认知可以看出,对于食用调味品这一类商品,购买者所关注的通常是其商品本身的质量、生产厂商等要素,至于其采用的包装本身虽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购买者的购买行为,但显然并非决定性因素。也就是说,整体而言此类商品的购买者通常不会仅仅基于喜爱该类商品的包装而购买该商品。鉴于此,争议商标并不具有美学功能性,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二条的规定。

(二)美学功能性制度的设立原因

在成文法国家中,成文法的特点使得法官在适用法律规则的过程中,不能仅仅从法律的字面含义出发,更应了解其背后的深层含义,否则将无法对于法律规则作出合乎法理的解释,从而无法适应实践中千变万化的各种情形。在三维标志美学功能性规则的适用中,亦应如此。

通过对三维标志本身所具有的特点,以及美学功能性制度的深入研究,合议庭认为此类标志之所以不能作为商标注册,主要原因在于适用《商标法》保护此类标志具有以下障碍:

首先,这一保护缺乏《商标法》的利益基础。《商标法》保护的是商标的识别功能为商标所有人带来的利益,但对于具有美学功能性的标志而言,即便其该标志同时具有了识别功能,决定购买者购买行为的仍然是该标志本身所具有的外观美感,此种情况下,如果《商标法》为此种标志提供保护必然意味着其客观上保护了该“外观美感”(而非识别功能)为所有人带来的利益,这显然超出了《商标法》的保护范围,缺乏《商标法》上的利益基础。

其次,这一保护使《著作权法》、《专利法》的权利保护期限制度在相当程度上落空。因具有美学功能性的标志在很多情况下可能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以及受《专利法》保护的外观设计专利,故在考虑其是否可以注册为商标时,亦要考虑不同法律之间具体法律制度的协调,权利保护期限制度之间的协调即为应考虑的问题之一。如果《商标法》为具有“美学功能性”的三维标志提供保护,则不仅意味着客观上保护了《商标法》保护范围之外的“外观美感”,亦同时意味着该三维标志即便在已超过作品著作权或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期的情况下,亦可依据《商标法》的规定进行保护。这实际上使得《著作权法》、《专利法》中有关权利期限的制度在相当程度上落空,这种结果显然是立法者不愿意看到的。

再次,这一保护使同业经营者处于不合理的竞争劣势。对于具有美学功能性的三维立体标志,考虑到该外观美感对购买行为的决定性影响,同业经营者很可能会希望在其商品上使用该外观以加强其竞争能力。因为外观美感并非《商标法》的保护对象,故如果具有美学功能性的三维立体标志已过了《著作权法》及《专利法》规定的保护期,则同业经营者理应有权利使用该标志。但如果《商标法》为其提供了注册商标的保护,则将意味着此种情况下同业经营者的使用行为可能会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这显然不合理地占用了公有资源,并使得同业经营者处于不合理的竞争劣势。

综上可知,在考虑上述因素的情况下,对于具有美学功能性的标志显然不适合作为商标予以注册。



[1] 该案中,法院认为,“申请商标的整体设计具有独创性,不在本行业的常规选择范围之内。申请商标整体所具有的独创性已经使之成为原告的ZIPPO打火机的一种标志性设计,能够起到标识原告的ZIPPO打火机商品来源的作用。申请商标已经具备了作为注册商标所应当具备的显著性,应当依法予以保护”。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7)一中行初字第1299号行政判决书。

[2] 该案中,法院认为,“尽管申请商标有一定的艺术设计,但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其依然仅表示了指定使用的瓶装水等商品的外包装,作为商标不具有显著性。”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一中行初字第00644号行政判决书。

[3] 黄晖著:《商标法》法律出版社20049月第1 78

[4] 王迁著:《知识产权法教程》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8月第3 374

责任编辑:常鸣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