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大道至简
——读《我的人生故事》有感
作者:高春乾  发布时间:2014-12-05 16:00:49 打印 字号: | |
  国内知识界曾有句玩笑话,谁活得长,谁说了算。无论过去地位如何,只要身份够好,把同时代的论战对手都“熬”死,就能稳操话语权(何帆:《司法群星璀璨时》)。玩笑归玩笑,在学术研究领域,尤其是社会科学领域,醇厚的学问离不开一点一滴的积累,板凳要坐十年冷。人生的大彻大悟,也需要经历沧桑洗礼和时间的磨砺。没有个健康的身体,还真不行。当然,学问大小与生命长短并不是当然成正比的,还要看为学的的态度、投入学问研究的精力及自身能力(天赋)。

  长寿很难,长寿又不倚老卖老,而且真有大学问,更难。周有光先生今年已经108岁,是我国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文史学家、经济学家,精通英、法、日等多国语言,现在仍笔耕不辍,着实令人叹服。《我的人生故事》出版于2013年,选取了周先生不同时期所写的文章60余篇,从求学历程、家庭生活、朋友交往、所思所想等多个方面,展示了周先生传奇的人生经历与学术追求。不只一个人说过,增长见识的两个很好的途径,一是读一千本书;二是与百岁老人聊天。多读书,可以启发思考;与智者聊天,可以启迪智慧。周先生致力于我国的语言文字改革工作多年,所写的文章简短易懂,极复杂的问题,在他笔下也变得清晰明了,这是大家化繁为简的功力,正所谓大道至简。读他的书,感受字里行间透出的从容淡定,以及对真理的孜孜不倦追求,对年轻如我辈,是真正的人生启示。

                 至简的生活之道

  资中筠先生在序言中说,周先生一生的经历差不多浓缩了中国20世纪近代史,内忧外患使民族精华备受摧残,历次运动就像撇奶油,一次运动撇掉一层,最后几乎剩下清汤,周先生是没有被撇掉的幸存者。幸存者当然是幸运的,但近代中国的颠沛流离,周先生一样没落下。他的文章中多次提到战争的残酷、运动的无情,但也仅是轻描淡写,不是在控诉,而是在诉说,一句话就概括了:“我们这一生,遇到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颠簸是很大的。”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财散财聚,晚年的周先生已然淡泊名利,无欲无求。身居斗室而心怀天下,用不倦的探索精神,彰显作为学者的纯粹。

  在《有书无斋记》和《窗外的大树风光》两篇文章中,周先生介绍了自己的书室:“小书室只有九平方米,放了一顶上接天花板的大书架,一张小书桌,两把椅子和一个茶几。”“我的书桌很小,只有90厘米长,55厘米宽,一半放稿纸,一半放电子打字机。”桌面破损了,就用透明胶贴一下。在这样的环境中,周先生思索着世界发展的规律,写出了《全球化时代的世界观》、《苏联历史札记》等振聋发聩的文章。饮食上,主要是牛奶、鸡蛋、青菜和豆腐四样;穿着上,他常以自己用透明胶补破了的裤子自豪,戏称顽石补天。长期在家工作,戏称“专家专家,专门在家”。生活已经不能再简单。

  在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后,或许才会发现,原来衡量物质的丰简并无定规,物质亦不必然与幸福相关。一个人内心的超脱与平静,才是幸福之源。在别人看来至简的生活,在周先生眼中已是幸福盎然。

                至简的学问之道

  周先生看问题,具有世界的眼光,这与他的经历分不开。在《我的人生故事》中,周先生多次提到自己青年时代的求学、工作经历,从东渡日本、美国生活到游历欧洲,再到后来世界各地访问,他一直在与世界最先进的文化、知识保持联系。从他很早并一直使用打字机也能看出来,周先生是一位思想开放、对事物发展趋势有深邃洞察力的人。经验很重要,但也会害人。有的人张嘴闭嘴谈经验,岂不知自己的头脑已被禁锢,思维无法跳出经验的小圈子,与社会的发展方向越来越远。经历清政府的堕落腐朽、北洋时期的军阀混战、国民党政府的争权腐败以及新中国的蓬勃发展与曲折,周先生的经验不可不谓丰富,但他的文章中没有丁点儿炫耀,朴实无华,用客观的事实和充分的论证,把道理一点点讲清,这极难得,也难可贵。究其原因,可用一篇文章的标题概括“终身教育,百岁自学”。八个字,涵盖了周先生的为学之道,不可谓不简,但又有几人能做到?

  不懈的学习和无止的探索,加上丰富的人生阅历,让周先生的眼光时刻保持敏锐,文章一语中的。口口相传而又似是而非的概念、“原理”,经他寻根问源,细致梳理,都还原为本来面目,如世界观的阶级性问题、民主的新旧问题、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问题等。原来视为洪水猛兽的概念,经他一解释,完全没什么好怕的。

  周先生的文章中,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是达观,其中重要的原因,是他一直对新生事物保持探索的热情。兴趣是他不断扩展学问视域的内因,也是他的学问之道。从最初研究经济学,在国外接触语言文字学的知识后,凭借浓厚的兴趣,他对语言文字的研究不断深入,成为推动新中国语文现代化的主力。晚年,他又转向文化与历史研究,重点研究中国、苏联和美国的文化与历史。这是他的兴趣所在,背后却是为求真理而鞠躬尽瘁的奋斗精神。历经坎坷之后,更想弄清楚社会发展的方向与规律,避免重蹈覆辙。

  在我看来,周先生早年从事语言文字学研究,满足求知欲的意味更加浓厚,新中国成立后,语言文字工作给他的“爱好”提供了施展的舞台;晚年从事文化历史研究,更多的是使命感,是希望国家更好发展的心理期待,他的研究不再受限于专业划分,影响也早已超出了学术研究的小圈子。

                至简的长寿之道

  周先生专门写了一篇《长寿之道》,以满足人们对他长寿秘密的好奇心。在这篇文章中,周先生概括了长寿之道的两个方面:一是生活要有规律,规律要科学化;二是要有涵养,胸襟要宽,能够做到“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相比现在名医开出的长寿秘诀,这可简单多了。不光繁简有别,最根本的是内在本质的不同。

  现在的养生之道,外在养形,内在力求,为求长寿而养生;而周先生的长寿之道,则是顺其自然,重视内在修养的提升。生活要有规律、要简单,不为物欲束缚,这并不十分困难,然而要做到“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就并不是靠有形的模仿能实现的。

  在《残酷的自律规律》一文中,周先生写到夫人张允和去世对他的打击,“对我是晴天霹雳”,“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一时透不过气来”。相濡以沫七十年的老夫妻,突然离世带来的悲伤,非常人所能承受。在悲伤之余,周先生仍能从人类发展规律的宏观视角,分析身边发生的微观事件:“个体的死亡是群体发展的必要条件。”残酷的进化论,又是必须服从的自然规律,对此周先生有清醒的认识。

《我的人生故事》一书中,处处显现周有光先生的乐观与豁达,这与他对规律的科学认识分不开,“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也是在掌握规律后才能达到的自由状态。

  简单的生活,对科学与真理的追求,终生不懈的努力,这是读《我的人生故事》最大的收获。
责任编辑:曾巧艺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