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头条
快乐“六一”将至 勿让大型游乐设施再伤人
作者:丁少芃  发布时间:2015-05-29 16:06:44 打印 字号: | |
  近年来,大型游乐设施致害事故频频见诸媒体,如上海的充气城堡吹翻导致13名儿童受伤、西安欢乐世界游乐设施甩落游客、河南“太空飞碟”甩出19名游客等。此类悲剧的频繁发生, 引发了人们对大型游乐设施安全问题的关注和担忧。

  对大型游乐设施有无法律规范?

  大型游乐设施属于我国特种设备的一种,国务院自2003年即出台了《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对大型游乐设施等特种设备的生产、使用、检验检测及其监督检查进行了规范。国务院后于2009年进一步修订和完善了《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201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了《特种设备安全法》。作为该法的配套规章,国家质检总局制定了《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监察规定》,系我国首个专门针对大型游乐设施的部门规章,自2014年1月1日正式实施。

  制度规定不可谓不健全,但为何我国大型游乐设施仍频繁伤人?究其原因,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丁少芃认为主要存在如下三点:

  一、大型游乐设施制造企业技术未能严格依法准入并生产检验。部分大型游乐设施的制造企业未能依法经过审批流程,取得相应合法的生产经营资质,设置符合国家标准的场所和配套人员,其生产出的产品后期亦未经过合法检测及鉴定;部分制造企业因起步较晚,原料来源、资金实力、专业技术、设备性能等技术条件还相对薄弱,因此对大型游乐设施出厂质量安全以及性能稳定缺乏保障。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制造企业在缺乏相应的技术标准和检测手段的情况下,快速更新着大型游乐设施的外观设计、主体结构以及运载形式,以达到更新奇刺激的游乐感受,也增加了大型游乐设施致害的风险。

  二、大型游乐设施的运营使用单位未能充分落实安全管理制度。有相当数量的大型游乐设施是由个体经营,人员组织松散,管理水平低下,以短期营利为目的,常于节假日游客集中时段超负荷作业。操作设施人员责任意识淡薄,不严格执行操作规程,忽视乘客安全,因而躲避监管部门的检查监督。部分运营使用单位对日常检查和维护保养方面的投入有限,没有根据法定安全技术规范以及使用维护说明书的要求制订检查项目;实施日常检查、维护保养工作不留存记录,特别是出现故障、异常状况时,不能准确记录实际状况;缺少检测所需要的仪器、设备。部分运营使用单位维护保养工作流于形式,特别是一些设备的重要零部件未按使用维护说明书及时更换,部分设备的重要受力焊缝存在严重缺陷,关键部位连接螺栓有松动等问题,为设备日常运营埋下安全隐患。此外,部分运营使用单位对应急救援工作重视程度不够。缺少针对每一台(套)设备的应急预案,有的应急预案仅对断电状态下的操作流程进行规定,缺少对机械卡滞等高难度救援工作的处置程序,运营使用单位人员缺乏处置事故、故障的经验,对应急预案的响应不熟悉。

  三、基层监管部门未能充分有效地贯彻落实监督执法工作。《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监察规定》要求的安全管理制度没有完全落实,已经建立的管理制度缺少可操作性的实质内容,不能有效指导各类人员实施日常工作,特别是缺少设备技术档案方面的管理制度。基层监管部门对于大型游乐设施的生产企业许可条件的持续性、生产产品是否符合法定范围、运营使用单位是否依法注册登记、是否按期检验、大型游乐设施操作人员是否持证上岗未能及时全面检查;针对流动性较强的可移动大型游乐设施的经营,未能在及时发现并关注,在节假日客流高峰时段的全过程派员监督。基层监察力量的相对薄弱也是大型游乐设施致害频发的重要原因之一。

  大型游乐设施致害后受害人该如何维权?

  一般大型游乐设施致害常会造成人身伤亡以及财产损失,在及时救助、减少损失的同时,受害人应着重注意保留相关证据材料,以便在日后的维权过程中充分举证。维权方式大致可以分为非诉讼途径和诉讼途径。

  非诉讼途径主要表现为通过大型游乐设施相关责任保险的先行赔付,安全生产监察、质检、公安等相关政府部门以及行业协会联合调解,在这种维权方式中,法院建议受害人应在事故发生时及时报警、并采取录音录像等方式留存能够反映事故过程的证据材料,尽可能早地使国家公权力部门涉入,以寻求权益保护的最大化和公平化。

  诉讼途径即为受害人作为原告对责任主体提起诉讼。最为常见是提起侵权之诉,即基于受害人人身或财产受到侵害的事实要求侵权人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主要有以下两种方式:在大型游乐设施所在场所的管理人明确可查的情况下,受害人可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追究其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当该场所管理人或该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能及时明确,且事故发生系大型游乐设施本身缺陷所致,则受害人可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一条、四十二条、四十三条追究大型游乐设施生产者及销售者的产品责任。

  在侵权之诉中,受害人可以依据我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法律规范来主张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伤残或死亡赔偿金(包括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交通费、住宿费、餐饮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项目费用。受害人应在事故发生后,妥善留存以上各项目费用的相关票据和证明材料,其中应着重注意对受害人户籍的城乡性质以及经常居住地、工资完税及收入减少情况方面的证据材料进行开具和保留,不同地区以及不同性质的户籍在赔偿标准上的适用也不尽相同。因此,妥善留存证据是日后维权的关键。

  如何避免大型游乐设施再“伤人”?

  首先,严查大型游乐设施生产单位,严厉打击无证生产行为。重点查许可条件的持续性,生产产品是否超范围,查生产单位的生产记录和发货台账,发现超许可范围生产、借证、卖证及替无证企业出具合格证等行为,要依法吊销其制造许可证并追究其法律责任;对无证生产企业要坚决封停,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对群众反映的无证生产的线索,要联合公安、工商等部门严厉打击;对制作假许可证、假合格证的企业和人员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无证企业生产销售的大型游乐设施要进行彻查,查清流向,并通报使用地质监部门进行查处。

  其次,严查大型游乐设施运营使用单位,严肃查处非法使用行为。重点查是否依法经营,设备是否依法注册登记,是否按期检验,是否建立并严格执行安全运营管理制度,特种设备作业人员是否持证上岗,对违反法规规范的行为,要依法进行查处;发现非法企业生产的设备要坚决封停,并通报生产企业所在地质监部门立案查处。严格落实各项安全管理措施,不断强化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加强大型游乐设施等特种设备管理人员培训,严格操作规程;节假日、旅游高峰时期要加强事故隐患排查,做到防患于未然;建立健全应急救援预案,并及时组织预案演练;在设备运行期间,运营单位要严格执行领导带班和值班制度,及时妥善处理突发性事件。

  再次,严格履行监管职责,提高基层执法能力。推动特种设备监察力量向基层延伸,探索网格化管理工作模式;积极开展对基层安全监管人员的教育培训工作,不断提升队伍的专业技术能力和执法水平。加强工作沟通协调,充分发挥区县假日工作领导小组联动机制,定期联合公安、工商、安监、质监、消防、城管等部门,加大对所辖旅游企业重点、难点、险点等部位的安全检查,对检查中发现的隐患事故苗头要坚决督导整改,确保安全措施到位。对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单位,要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实施高限处罚。

  最后,发挥社会监督和综合治理机制,加大普法宣传力度。对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以及发现的安全隐患,要加大媒体曝光力度,发挥社会监督作用,以市场淘汰机制倒逼运营使用单位提高管理水平,保障大型游乐设施安全使用。主动向当地政府报告大型游乐设施安全状况,发挥旅游、住建等部门行业管理作用,联合开展监督检查,综合治理安全隐患。应充分利用电视、广播、报纸、网站、短信、微博、微信等公共媒体,不断拓展旅游安全宣传渠道,及时引导广大游客提高自我保护意识。要加大旅游安全警示标志建设,在大型游乐设施等特种设备出入口处或醒目位置,对乘坐要求和安全保护措施做出说明,设立警示标志,告知注意事项和危险情况下的求救措施。在每次运行前,服务员必须对乘坐游人的安全防护加以检查确认,设施运行时要注意游客动态,及时制止游客的不安全行为。对于儿童老人等特殊人群有乘坐需求的,必须有亲属陪同,及时告知有关规定及要求,对不符合乘坐条件的要及时予以告知、劝阻,不得违反操作规程运行。
责任编辑:曾巧艺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