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老赵只如初见
作者:黄闯  发布时间:2015-12-18 17:14:59 打印 字号: | |
  在我院立案诉服大厅,有个极具唯一性的岗位,叫导诉台。在导诉台,有个近乎永恒的面孔,是老赵。大厅面积不小,老赵级别不高,全凭岗位特殊,没人能说超标。

  三年前,我入院之初在老赵处实习,和每位当事人一样,与老赵初见。

  老赵生在北京,长在部队大院,腰板挺拔,性情直爽,五官端正,口齿清晰,很给窗口岗位形象加分。老赵偶尔给我们展示的他亲手制作的手串,又很给爱生活也会生活的老赵加分。

  为了最大限度地方便当事人,老赵的岗位十分贴近群众,贴近到与著名的鲁谷大街仅有一墙(玻璃)之隔,而离其他法官聚集区则相对遥远。即便如此,院里的人大都认识老赵,老赵也熟悉大家。一是因为工作需要,整天与刨根问底拦不住的当事人面对面,老赵必须全面了解院情;二是因为老赵八九年就来法院工作了,不认识老赵,很有常年旷工之嫌疑;三是因为大多数刚参加工作的干警都要在老赵的岗位实习,老赵伴随很多人走过了最后一段青春岁月,是我们在工作中最先认识的人,是最先带我们认识工作的人。

  老赵早已是“大哥”很多年,但老赵对谁都很谦虚。他说他的活谁都能干,其实,他的活很不好干。实习期间,老赵临时去开会,让我们帮他盯一会儿导诉台,我们大多以“您稍微等一下,喝点水,法官马上就来”进行规范化处理。老赵的及时救火、从容应对,让我们看到了上学和上班的区别,而当事人和法院之间,则更需要老赵这样一座桥梁,去变天堑为通途。

  老赵经验丰富,在法院这片大地上,他走过“万里路”。在二十六年的时间里,他在立案庭、刑事审判庭、民事审判庭、审判管理办公室、派出法庭等部门有过工作经历,清楚所有程序性规定。仅在导诉岗位工作的六年时间里,老赵每天的接待量均在一百人以上,在案件量最大的几年里,老赵年均接待量近十万人,可以坐满整个鸟巢。

  老赵没有三头六臂,但有时能以一当百。数十位大爷大妈聚集在立案大厅门口,起码有一个大型广场舞的规模,据说还有一百多位大爷大妈或者当天来不了,或者正在来的路上。老赵沉着冷静,在得知所有人案情相同后,建议他们选出三位代表先进来把情况说清楚。三位代表拿出了一百多人签名的材料给老赵看,说他们是集资诈骗案件的受害人,但是刑事案件没有挽回他们的全部损失。老赵说:“本案涉及多人,年纪都不小,不要激动,我们愿意为大家解决问题。三位是大家推选出来的明白人,先静下心来看一下我院的《登记立案须知》”。当看到民商事案件管辖规定中的“诉讼标的额在1亿元以上”和行政案件管辖规定中的“国务院各部门”等字眼时,带头大爷对老赵说:“赵法官,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您这衙门太大,我们的事儿太小呗?”老赵说:“要是不放心可以准备好材料后让立案法官审查”。三位代表通情达理:“我们出去跟其他人解释,有问题再来。”大爷大妈们各回各家,各奔各广场,风平浪静。

  老赵不仅快刀斩乱麻,还能水滴石穿,铁杵成针。某武林大侠常年光顾我院,一身练家子装扮,用铁链子当腰带,用石头子当鞋垫。大侠之子自幼同其习武,大侠说儿子的武功应该在成龙之上。怎奈其生也短,其命也悲,武功盖世的大侠之子酒后被撞身亡。大侠不满法院交通肇事罪的认定,认为是武林对手蓄意为之。大侠坚持到法院反映问题,又拒绝接受安检,老赵便经常出去与大侠交谈。老赵的努力终于穿透了大侠的铜墙铁壁,直击大侠内心。大侠向老赵表示不再来法院告了,还向老赵坦诚了他身上带着七支录音笔……石头、铁链、录音笔、盖世神功,大侠不愿接受安检,可能是担心安检设备会爆炸。

  老赵不会武功,但是岗位技能丰富。老赵懂方言,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种语言在老赵这汇成一句话:我要执行我要申诉我要告他!老赵还懂手语,不算精通,起码三分之一以上的内容他能看懂。一位识字但不会写字的聋哑女士来到导诉台,十分气愤地向老赵打了一堆手语,立案大厅内的其他当事人都看懵了,老赵马上写出了她所表达的意思:“隆胸手术把我的胸做坏了,我要求医院赔偿!”女士满意地点头。沉着的老赵,当时的心情应该是复杂的。

  这还不算完,老赵是为司法为民接地气受过委屈的人。个别当事人,找不到别的法院,找不到像样的理由,看见离他们最近的老赵,无端发泄一番。更有路人甲想进来上卫生间却不同意安检,老赵阻拦,路人甲理直气壮:“你们这是不是人民的法院?是人民的法院我进来上个卫生间还要安检?”老赵触景生情,以理服人:“在天安门地区想去卫生间,能去中央人民政府吗?”

  若非遇到蛮不讲理之人,老赵当然是热心的。一位中年男士低声对老赵说:“法官,您能带我去一下卫生间吗?”老赵见他身体状况很差,便引导他来到卫生间门口。男士又说:“对不起法官,您能进来一下吗?”老赵很诧异。“法官,我没有双臂,本来只想从家里出来转转,没想到突然内急,您帮我一下吧!”老赵当然没有拒绝。

  老赵的很多工作,无法用大数据来反映,也不好与“京津冀一体化”、“互联网+”、“一带一路”扯上关系,却是以非转基因的原味,带着释然的状态,从地里长出来的。在细水长流中,在被老赵帮助过的人心里,在老赵收到的锦旗上,开花结果。

  老赵说,每位当事人都是一个故事。而老赵这个听故事也在讲故事的人,头发已经黑白相间了,不是这根黑、那根白,而是上面黑、下面白,在这黑白分明之间,白发顶着上端染过的黑发不断生长,无法抗拒。

  时光打磨着老赵,老赵打磨着手串,手串随着时光流转。
责任编辑:曾巧艺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