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店号牌匾遭水渍 贬损未定难索赔
作者:王梓茜、任可娜  发布时间:2017-02-28 16:29:43 打印 字号: | |
  贾某在工艺品市场租店经营,因市场在改造过程中施工队操作不慎导致漏水,贾某店铺牌匾遭水渍。贾某认为匾内书法作品价值较高,将市场运营方诉至法院要求赔偿作品的贬值损失30万元,一审法院判决运营方赔偿贾某2000元。贾某认为判赔数额过低,上诉至北京一中院。近日,我院审结该案件,判决维持原判。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贾某通过租赁方式进入市场经营,合同到期后,双方因租费问题未续签合同,贾某将店铺由二楼搬至一楼,但仍在市场内经营。2015年市场运营方派施工队对市场二楼进行改造,因施工不慎导致水管漏水,贾某店铺门口悬挂的牌匾受损。滴水通过牌匾的顶部玻璃板以及底部的木制托板,导致框架背面右下角的木板被渗透,进而使得木板内部印有书法作品的宣纸对应的右下角位置也发生阴湿,产生了污水痕迹。

  贾某认为运营方在装修过程中操作不当,导致自己牌匾及其中书法作品受损,因艺术作品具有不可复制性,水渍对牌匾的损坏亦不可修复,于是贾某将运营方诉至法院,要求赔偿作品贬值损失30万元。

  运营方辩称,双方合同到期后,贾某一直对店铺非法占有。施工漏水属意外事故,根据先前合同约定,意外由贾某自己负责,且已在漏水第一时间通知贾某,贾某故意拖延不摘匾导致损失扩大,贾某有讹诈之嫌。

  一审法院认为市场运营方应对贾某牌匾浸水遭受的损失进行赔偿。由于涉案牌匾的贬损价值难以鉴定,贾某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牌匾受损前的市场价值和受损后的市场价值,故在其坚持要求贬损价值赔偿而非修复价值赔偿的情况下,且书法作品字迹本身并未遭受损害,贾某主张的30万元贬值损失依据不足,因而酌定判决市场运营方赔偿贾某损失2000元。

  贾某认为赔偿数额过低,上诉至北京一中院。贾某诉称受损牌匾中书法作品价值高,为年事已高的知名书法家所写,水渍对牌匾的损坏不可修复,故坚持要求运营方赔偿贬值损失30万元。

  北京一中院经审理查明,漏水当天贾某未将牌匾摘下,市场运营方曾答应给贾某做木头匾。法院认为,市场运营方对贾某牌匾被水渍损毁一事存在过错,运营方未能就及时通知贾某摘匾一事举证,应承担相应责任。纵观整个牌匾,虽遭水渍,但书法作品字迹本身未遭受损害,没有出现因渗水导致字体晕染、字迹模糊等情形,仅是字范围之外的宣纸右下角及正下方部分区域出现污水印,字的整体形象和美观没受到影响。贾某始终未能对涉案牌匾贬损价值作鉴定,故其主张30万元贬值损失依据不足,一审法院判定市场经营方赔偿贾某2000元并无不当。

  最终,我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孔维卫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