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纪检文学也可以很温暖
——读反腐纪实文学《追问》有感
作者:杨卫军  发布时间:2018-11-21 13:04:24 打印 字号: | |
  近段时间单位里正在开展正风肃纪活动,期间下发了几本辅导书,其中一本是丁捷的《追问》,在未翻阅之前我认为这可能又是老一套纪检工作的说教片,教人汲取前车之鉴类的东西,然而看过二月河为该书作的序后,精神就为之一震,迫不急待地一口气读完了,之后就是不住的感慨,真不愧为二月河评价的非虚构文学力作,给我的感觉犹如前段热播的《人民的名义》,不同以往纪检文学之冰冷,一种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思绪良久,追问自己温暖的感觉来自哪里,在又一次的翻看中,感觉渐渐明晰,越发感受到丁捷对落马者平等身份的对待带给我的阵阵暖意,因为正是这份尊重使危情记里的副市长、最后的华尔兹中正部级干部等落马者能敞开心扉,或表达自己的真心忏悔,或仍不住地怨天尤人,丁捷对这两种正反的态度并未进行修正,然后使其成为千篇一律的感谢党、感谢政府给自己改过自新的纪检工作老论调,正是这种正反态度的真实存在才能感动人、打动人、教育人,也才能客观真实地反映出落马者真正的内心。

  温暖来自对落马者人权的尊重。《追问》危情记篇中的副市长曾这样描述自己被“双规”的感觉:“我被双规的那一刻,绝对是如释重负,当天夜里我睡了9个多小时才醒,省纪委办案点上的同志告诉我,我呼噜打得震天响,害得他们在外间没有睡好”。如果不是落马者自己的叙述,恐怕不少读者会诧异纪检监察工作者对落马者权利的尊重和自己道听途说的描述出入太大,然而正是这样的表述,才能使《追问》更加客观,也才能更加凸显纪检工作者对落马者人权尊重的温暖。

  温暖来自对落马者人性的尊重。《追问》最后的华尔兹篇中的正部级高官在家庭氛围影响下,喜欢华尔兹、歌剧等西方生活方式,总认为自己是个天生浪漫的人,在有配偶、孩子的情况下,仍以浪漫高调的方式追求女明星,对于自己的浪漫后果,丁捷在访谈结束后问他:如果让你重新活一次,你还会选择这样的浪漫生活吗?正部级高官毫不犹豫底回答说:“当然”。丁捷没有反驳正部级高官的想法,更没有以教育的口吻进行批评,只是在文中谈了自己的想法,丁捷认为正部级高官的放松和欲望扭曲了他的浪漫,并反思到:“如此放纵和浪漫,在今天的中国,不仅在体制内要受到惩处,就是在体制外创业,也终究属于不道德,也是要碰的头破血流的”。这些话看上去是作者本人对人之本性的反思,但对读者的影响不言而喻。

  温暖来自对落马者人心的尊重。在《追问》印象篇中,丁捷拜访落马官员S厅长的老上司一位副省长时,副省长对S厅长之类的落马者总结过这样的话:“这里面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主线,就是他们的内心大多是混沌的”。我认为副省长的话直指《追问》中所有落马者的真实内心世界,也正如丁捷本人认识到的一样,他访谈的大多数落马者并未真正意识到他们内心的问题症结,总是把问题归咎为体制,归咎为自己的贪欲,甚至还心存侥幸,作者敢把落马者混沌的内心状态写出来,使《追问》作品本身更加真实可信,也使我们更加清楚地知道纪检监察工作者前方的路,仍然崎岖难行。

  《追问》中市委副书记李立青在访谈结束时说过这样一段话:“希望年轻干部,尤其是像我这种小知识分子走上世俗场的人,千万要执守住初心,那点理想,那点人文,那点不畏贫困的小清高,是人最宝贵的心灵财富,什么物质财富都无法换到”。说实话,这种境界可能只有痛过的人才能领悟,但我仍愿意拿出来分享,不为别的,只为自己骄傲自满时或者浑浑噩噩失去方向时,有这样的警钟敲响在耳边,告诫我、温暖我,仅此而已!
责任编辑:孔维卫
  •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北京法院网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